来自 信游美味 2019-08-02 03:46 的文章

甚至有部门已不愿再改

  改革今天已进入攻坚期,未来改革该怎样推进?习总书记多次讲“要削减制度性成本”;并强调“要做好为改革付出必要成本的准备”。我理解,改革需从制度成本与改革成本两个角度谋划,是习总书记提出的改革方法论。

  顾名思义,所谓制度成本不是生产成本,而是交易成本;具体到改革层面,则是指体制运行的交易成本。我们知道,任何一种体制运行都是有成本的。用计划配置资源会产生交易成本,用市场配置资源也会产生交易成本,而一种体制是否需要改革,直接判据就是体制运行成本的高低。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说到底是计划配置资源比市场配置资源的成本高。

  马克思早就指出: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要相适应。这是说,若一个国家出现了不可调和的阶级冲突,表明上层建筑已不适应经济基础,此时就应变革社会制度。从体制层面讲,若一个国家体制运行成本过高,表明体制已不适应生产力发展,要降低体制成本,就得进行体制改革。

  是的,体制是否改革需看体制成本;而体制怎么改,则要看改革成本。何为改革成本?简单讲是由改革产生的交易成本。改革要变革体制,势必要对现存的利益关系作调整,在有人受益的同时,也难免会有人利益受损。受益者支持改革,受损者却可能反对改革。为了减少改革阻力,就需要去说服、协调、安抚那些利益受损者,而由此产生的交易费用,便形成了改革成本。

  应该追问的是,体制怎么改为何要看改革成本呢?对此我们不妨从以往的改革实践中去寻找答案。举世公认,迄今为止中国的改革有三大特征:一是以分领域改革为主,率先从农村突破;二是以渐进式改革为主,分步推进;三是摸着石头过河,不断试错。想问读者,我们的前期改革为何会具有上面三大特征?我的看法,这一切皆与改革成本有关。

  在我看来,中国改革率先从农村突破,是因为土地承包的改革成本低。读者想想,将土地承包给农户,农民可以受益而其他人未受损,他人也就没有理由反对。这种无“负外部性”的改革,经济学称为“帕累托改进”。既然是帕累托改进,改革成本当然会低。事实确也如此,从1979年到1982年,短短三年土地承包就推广到了全国。

  再看渐进式改革。中国选择渐进式改革,其实也是因为改革成本。说得明确些,是改革成本太高无力一次支付,只好分期支付。举国企改革的例子。要将国企改造成“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那么就得允许企业减员增效,可改革之初我们不仅未建立社保体系,劳动力市场也未开放,企业要是从减员下手,阻力可想而知,改革成本一定会很高。

  正是高成本约束,国企改革所以不得不分步推进。现在回头看,当初政府从放权让利起步,先让企业搞承包经营,然后进行公司制改造(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再到今天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这样一步步深化,不过是在分摊改革成本。由此想多一层,不单是国企改革,诸如价格体制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外贸体制改革等皆采取渐进方式,归根到底也是为了分摊改革成本。

  是的,改革成本高,改革就应该渐进。可改革为何要摸着石头过河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某些领域改革成本不仅高,而且还具有不确定性。由于事前无法对改革成本作预估,逼不得已,改革只能边改边试,方向改对了继续改,方向没改对就退回来再作新的尝试。以政府机构改革为例,去年机构改革大获成功,我认为是以往改革反复试错的结果。早在十八大前,我们已经改了7次机构,可令人遗憾的是,每次改革后皆出现了机构越简越臃肿、冗员越减越多的怪象。究其原因,是行政审批权在背后作祟。有鉴于此,十八大后中央釜底抽薪,大手削减行政审批。审批权小了,改革成本也就低了,于是才有了本次机构改革的完胜。

  写到这里,读者应该明白以往改革为何会有三大特征。事实上,对习总书记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思想,也可从体制成本与改革成本的角度去领会。如果说以往改革主要是分领域、渐进式和摸着石头过河,而全面深化改革则主要是突出系统性和顶层设计。分领域改革八仙过海,改革往往不平衡,从而导致体制出现短板。而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补短板,以进一步削减体制成本。

  再从改革成本角度看,经过多年分领域改革,那些容易改、好改的都改了,现在剩下的是难啃的硬骨头。随着改革难度加大,改革成本升高,部门改革动力在递减,甚至有部门已不愿再改。然而问题在于,若不打通改革最后一公里,整个改革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正因如此,习总书记强调要做好为改革付出必要成本的准备。

  最后来说顶层设计。全面深化改革是系统、协同性改革,改革要系统、协同,当然离不开顶层设计。不过读者要注意,顶层设计并不排斥基层试验,前提是要把握好顶层设计与基层试验的边界。两者的边界何在?总的原则是:但凡不存在负外部性的改革,应鼓励基层试验;而具有负外部性的改革,则必须由中央顶层设计。

  在秦岭深处的陕西省汉中市留坝县火烧店镇,姚家五代人历时70年深耕秦岭的故事在当地家喻户晓,传为佳话。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春季开学时,姚武臣老人带着曾孙姚祖元(左)在姚家纪念林栽种一棵小树(1996年2月摄)。

  这是无人机拍摄的钦州市七十二泾海域连片万亩大蚝养殖基地景观(7月20日摄)。目前已形成以七十二泾海域为中心的连片万亩大蚝养殖基地5个,全市大蚝养殖面积达15.8万亩,产量27.6万吨,产业综合产值近30亿元。

  7月21日,游客在承德县柳河十八湾花海漂游景区体验漂流。随着气温升高,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的亲水休闲消暑项目受到游客青睐。

  海南位于我国的南端,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小、海洋面积最大的省。新华社记者 郭程 摄这是位于西沙宣德群岛的西沙洲(2017年4月22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郭程 摄这是西沙永乐群岛的甘泉岛附近的海面(2017年4月23日无人机拍摄)。

  这是在波黑南部城市莫斯塔尔拍摄的莫斯塔尔古桥(2019年4月11日手机拍摄)。职业古桥跳水表演者塞米尔身着蓝色紧身潜水衣,赤脚笔直地站在莫斯塔尔古桥的铁栏杆外侧,微微仰头,右手放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

  7月21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军人驾驶军事车辆参加比利时国庆阅兵式。当日,比利时举行阅兵式庆祝国庆日。

  7月21日,在美国纽约,一名参加夏令营的学生用小电扇降温。当日,纽约持续高温天气,最高气温超过36摄氏度。当日,纽约持续高温天气,最高气温超过36摄氏度。当日,纽约持续高温天气,最高气温超过36摄氏度。

  7月20日,读者在长沙市岳麓区二十四小时自助图书馆办理自助还书。长沙市岳麓区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自助图书馆,读者只需刷身份证即可进入。长沙市岳麓区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自助图书馆,读者只需刷身份证即可进入。

  在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联圩镇,游客在当地的千亩荷花园观赏游玩(7月20日无人机拍摄)。近日,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联圩镇的千亩荷花竞相绽放,美不胜收,吸引众多市民和游客前来观赏。

  7月21日15时许,江西省宜春市靖安县高湖镇西头村突降暴雨,并引发山洪,导致285名前来进行户外运动的“驴友”被困山中。事件发生后,江西省应急管理厅和宜春市委市政府第一时间组织消防、公安、蓝天救援队等530余人全力搜救被困人员。

  这是7月20拍摄的爆炸救援现场。记者从三门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获悉,截至20日12时30分,义马气化厂爆炸事故现场搜救工作基本结束。新华社记者 冯大鹏 摄7月20日凌晨,救援人员在爆炸现场守候(无人机拍摄)。

  7月20日,在毛里求斯首都路易港,参赛选手埃丝黛拉演唱歌曲《我爱你塞北的雪》。成年组选手埃丝黛拉和少年组选手夏侬分别以一曲《我爱你塞北的雪》和《月亮代表我的心》获得成年组和少年组冠军。

  7月20日,在美国纽约,人们在喷泉中戏水降温。自19日起,热浪席卷美国中西部和东部等多个地区,预计将持续至21日。自19日起,热浪席卷美国中西部和东部等多个地区,预计将持续至21日。

  7月20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右二)在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讲话。当日,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重申,巴方反对美方提出的所谓推动解决巴以问题的“世纪协议”。

  7月18日,玉溪市澄江县抚仙湖之声合唱团在表演合唱《回家》。7月18日,第六届中国聂耳音乐(合唱)周玉溪分会场“聂耳杯”合唱展演颁奖晚会在云南省玉溪市聂耳音乐厅举行,来自全国16个省区市的20支合唱团决出了本次展演一、二、三等奖和优秀指挥奖、优秀钢琴伴奏奖、优秀合唱新作品奖。

  当日,为期4天的2019中国国际消费电子博览会在山东青岛开幕。当日,为期4天的2019中国国际消费电子博览会在山东青岛开幕。当日,为期4天的2019中国国际消费电子博览会在山东青岛开幕。

  7月17日,在苏丹法希尔超级营地,联合国和非洲联盟驻达尔富尔联合特派团(联非达团)副联合特别代表安妮塔·奇奇·格贝女士为中国第二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直升机分队官兵授勋。联非达团17日在苏丹法希尔超级营地内为中国第二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直升机分队全体140名官兵授予和平荣誉勋章。